刀郎新歌被业内人士猛批:通俗简陋、阴阳怪气,格局太小了!

刀郎的新专辑,在互联网引起轩然大波,不愧是“初代顶级流量歌手”。还有网友“贴心”的对刀郎的歌词进行了解读,认为他对那英的

刀郎的新专辑,在互联网引起轩然大波,不愧是“初代顶级流量歌手”。

还有网友“贴心”的对刀郎的歌词进行了解读,认为他对那英的讽刺非常高级。

还有不少网友跑到那英、杨坤、汪峰等人的账号评论区进行嘲笑,那英最新一条动态,点赞仅10万,但评论已经达到了60万。

网友们忙坏了,在4位歌手的评论区来回留下印记。

就在半个月前,网友还夸赞那英的耿直、豪爽,她的“不长脑子”甚至成为了优点。互联网的风云变幻,实在让人始料未及。

对于刀郎的专辑,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,一些业内人士,也提出了不同的观点。一位名叫林莺的编剧表示:让歌曲沦为骂人工具,比直接骂人更低级,等于低俗,自证低俗。

她非常激动的在自己的社交账号表示:很多名人,比如鲁迅、刘三姐都会用文艺作品来进行讽刺,但都不是为了泄私愤。

言下之意就是,刀郎用写歌来宣泄私仇,太LOW了。

她还评价刀郎“嗓音特别,但音乐算不上太好”,她建议刀郎可以挖掘真正有唱歌天赋的普通人,意思就是他自己不要再唱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罗大佑曾在节目里评价刀郎,“他的嗓子天生就是唱歌的”。

谭咏麟还曾特意邀请刀郎去到香港红磡,担任自己演唱会的嘉宾。

林莺曾担任电影《非常博客》的编剧,该片上映于2009年,由不知名演员出演。不知道编剧林莺,和罗大佑、谭咏麟相比,谁更权威呢。

著名音乐评论人丁太升评价刀郎的新歌“通俗简陋,完全是下沉市场的作品,只是比网络神曲要好一点”。

不过丁太升也表示:刀郎对音乐的理解,比杨坤好太多的,像刀郎这样的独立音乐人很不容易,能一直坚持做音乐难能可贵。

丁太升这招可谓是“把一巴掌给一颗甜枣”。

当年,以那英为首的音乐人,对于风靡全国的“网络歌手”刀郎嗤之以鼻。觉得刀郎的歌曲没有音乐性,那英坚持不让刀郎入围颁奖礼。

汪峰则说:刀郎歌曲的流行,是华语乐坛的悲哀。

在那个信息相对闭塞的时代,那英们是“意见领袖”,他们的一番话,让刀郎在大众的心中沦为了“低俗”“没品味”“土”的代名词。

随着网络的发达,刀郎的歌迷也开始发声,质疑那英等人发言的合理性,决定那英他们是联合起来排挤刀郎。

要知道,刀郎当年的专辑销量一度夺冠,把那英、汪峰等人远远甩在身后。

其实,刀郎也对“那英们”所谓的排挤做出过回应。首先是颁奖礼,刀郎说:“主办方在颁奖礼举办前就找过我,说了‘来才有奖’,对于娱乐性质的奖项,大家不用太在乎。”

比起没啥含金量的奖,刀郎可是获得过官方主流奖项认可的。

所谓那英不准刀郎入围,可能只是节目组“挽尊”的一个说法。

后来有记者以“那英说听刀郎歌曲的人都是农民”为题,直接问刀郎,其实这句话那英压根没说过,刀郎也知道,直接回复记者:“你听到她亲口说了吗?这是空穴来风。”

其实,刀郎一直无意融入所谓“主流音乐圈”。在小沈阳最火的时候,唱了刀郎的《爱是你我》,成功把这首歌带火。

刀郎后来说,为什么小沈阳唱我的歌,或许因为我们都是老百姓吧。刀郎称:“希望自己以后做音乐,能把老百姓的味道唱出来。”

在纷争最烈的那一年,刀郎选择去到新疆,消失在大众视野,他的微博账号在2016年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。

其实,刀郎在2020年也出了新专辑,但当时没那么多人做“阅读理解”,没人觉得他的歌在含沙射影。

其实,“恩怨”已经过去多年,如果刀郎真的“记仇”,他大可以开直播、上节目翻旧账,播得热度然后直播带货。

但我们更愿意相信他是君子,他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小心思,他只是纯粹的音乐人。

TAG:那英,谭咏麟,音乐,音乐人

Related Post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